寇世勳享盡「齊人之福」,帶情人回家,兩老婆和平共處,樓上樓下住了36年,網友: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专注分享港台明星趣闻,笑看人生百态,做自己人生的主宰。我是尚尚,每天给你不一样的人生智慧!

2010年,寇世勳生病住院,病中遭到高群書實名diss:

「某中國臺灣明星有大老婆二老婆,還跑到內地包三奶,此種醜陋作派可謂人神共憤。還有粉絲恬不知恥護短,還跑到我這罵我,我就不污言穢語罵你們了,請自憐」。

一場罵戰把寇世勳送到輿論的風口浪尖上,讓寇世勳的風評急轉直下。

寇世勳家中確實一妻一妾,在當今社會實屬罕見,同時還有能力在內地繼續紅旗不倒,彩旗飄飄,要說這人啊,就是和動物差不多,有本事的雄性總能吸引到更多的雌性資源,讓某些單身狗孤寡到老。

寇世勳憑什麼這麼受女人歡迎呢?今天,就隨柴叔一起走進「最成功」的男星寇世勳的浮沉往事。

寇世勳,臺灣人士也。

1972年前後,18歲青春年少,意氣風發的寇世勳成功考入臺北世界新聞專科學校(今世新大學)廣播電視科學習。

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在大學時期寇世勳就癡迷於表演,他積極組建話劇社,利用寒暑假到電視臺打工,跑龍套、當群演。1976年,當大家為拿到畢業證書而沾沾自喜的時候,寇世勳已經完成了從群眾演員到特約演員的質變。

不過,他仍然沒有機會,因為在70年代的臺灣影壇,得有「二秦」(秦祥林、秦漢)那樣的非凡容貌,才有可能躋身當時的娛樂圈頂流之列。很顯然,寇世勳沒有,他長的有些虎頭虎腦,空有滿腔演戲的熱情,卻沒有老天先天條件的垂愛。

不過,寇世勳沒有因顏值而否定自己,他堅信演員是要憑演技打動觀眾,而不是唯相貌論高低。

在這種堅持之下,寇世勳被機遇撞了一下腰。

1976年,電視臺要拍電視劇《純純的愛》,這部劇一共60集,其中58集男主角是毀容的,被大火燒傷了。當紅小生沒有一個人願意接這部扮醜的戲,寧願接男二號,也絕不碰男一號,這就給寇世勳留下了機會。

寇世勳覺得你們不演我演,在劇中扮演起相貌醜陋的男主。但《純純的愛》這部劇劇本很好,引人入勝,而且寇世勳演技精湛,竟掀起了收視狂潮。很多人看過這部電視劇都路轉粉,天天追劇,後來竟紛紛寫信到電視臺,懇請改變劇情(臺灣電視劇邊拍邊播),讓劇中的家人帶男主去整容,露出真顏。

來信實在太多了,迫於輿論壓力,電視臺不得不調整劇情,不斷縮小寇世勳臉上的傷疤,在整部劇快要結束的時候,整片疤痕已經只剩下顴骨處的一小片了,完全可以看到寇世勳的本來模樣。

而寇世勳也發現,自己走在大街上開始有人認出他來了——他紅了。

寇世勳的堅持沒有錯,他確實靠演技逆襲了,接下來好幾部好劇都找到他,1984年,寇世勳主演了《昨夜星辰》和《一剪梅》,前一輩人做事總有一股認真勁,當時臺灣電視臺的每一部電視劇都要有量身定做的片頭曲、片尾曲和插曲,這些曲目和劇情同樣重要,所以當這兩部戲播出後,劇情吸引人,主題曲同樣風靡臺灣島。

《一剪梅》還被引入大陸,成為第一部引進大陸的臺灣電視劇。這讓寇世勳更加名氣遠播,一躍成為電視臺一哥,壟斷了八點檔的電視劇。

寇世勳對於演戲是格外認真的,因為臺灣的電視一般是邊拍邊播,劇情的發展對於拍攝的速度有極高的要求,寇世勳當時一整頁的臺詞5分鐘就能背會,一年可以出產5部電視劇。高強度的工作之下,寇世勳的演技更是淬煉的爐火純青,我們現在經常能看到很多拍攝花絮,就是哭戲的演員在拍攝結束之後,很長時間走不出情緒,在地上崩潰大哭,但是寇世勳不會,他早已練就了從哭戲到正常、從正常到哭戲秒換情緒的能力。

寇世勳在很年輕的時候就達到事業的巔峰,這本來是很好的一件事,可是從90年代開始,臺灣電視媒體生態圈逐漸向青春偶像劇傾斜,年輕偶像們層出不窮,F4、陳喬恩、楊丞琳等新生代偶像們相繼成為臺灣電視臺的挑大樑人物,寇世勳在這股力量的衝擊下迎來了他的中年危機。

不過,機會總是光臨有準備的人。2000年左右,寇世勳突然接到一個電話,對方說李少紅導演要拍一部叫《橘子紅了》的戲,男主角之一「容耀華」已經試鏡七八個人了,都不行,編劇覺得非寇世勳不可,讓寇世勳明天就坐飛機直飛大陸,後天就定妝。

寇世勳一臉懵圈,既不知道《橘子紅了》是什麼故事情節,也不知道「容耀華」是個怎麼樣的人物,這件事就定了。後來寇世勳打了一圈電話,才知道《橘子紅了》的編劇是合作過多次的夏美華小姐,她曾是《一剪梅》的編劇,是她力薦寇世勳,而且在電話中,夏美華告訴寇世勳不用瞭解很多,去演就對了。

當時,寇世勳本來正在和別的投資人談判一部戲,90%的事情已經敲定,馬上要簽合同了,結果接到《橘子紅了》的邀約,果斷放棄那部戲,第二天就飛去了大陸。

寇世勳的選擇是對的,憑藉《橘子紅了》中的精彩表演,他榮獲第七屆亞洲電視大獎最佳男演員獎,稱帝亞洲電視節,更是全面打開了內地的市場。之後,他和周迅等人再次合作,在《像霧像雨又像風》中扮演了大反派「杜雲鶴」,同樣好評如潮,成為80後、90後的經典記憶。

如今已經66歲的寇世勳依然活躍在演藝界,在一次採訪中,記者問他要演到什麼時候,寇世勳坦言:「當觀眾不要我了,不想看我了,我就可以休息了。」寇世勳對於演藝事業的執著和貢獻不言自明。

時間曾讓當不了偶像派的寇世勳進入事業的瓶頸,卻也在日復一日的沉澱中賦予他成熟男人的魅力。

在一次活動中,寇世勳偶遇了健美小姐許黎丹,寇世勳倒是沉得住氣;可是許黎丹卻有種「眾裡尋他千百度」的感覺,對寇世勳一見鍾情,而且下定決心不要名分,只求陪伴服侍他終身。

面對許黎丹單純熱烈的愛,寇世勳也心動了。但是寇世勳還是比較坦蕩的,回家和老婆直言,有女子愛上了自己,不求名分,只為相伴,自己也有些動心,但是又實在舍不下幸福的家庭。

按照網路上傳言的說法是,後來妻子深明大義,以獨掌經濟大權為條件,允許許黎丹搬進自己家,樓上樓下有個照應。這也就是文章開頭高群書說寇世勳一妻一妾的原因。

人人都羡慕賭王何鴻燊老婆成群,即便沒有賭王那樣的成群,像寇世勳這樣兩女共侍一夫也好啊,關鍵人家妻妾還以姐妹相稱,家裡那個和諧呀,哪像自己的妻子一旦發現自己有外遇,恨不得就地誅殺。

其實最近,寇世勳的兒子寇家瑞接受採訪的時候才道出實情,根本不像網路上說的那麼雲淡風輕;出軌就是出軌,再美化也是違背道德,會給家人造成極大傷害的。寇家瑞說: 「阿姨沒有住我家,沒有和平共處,只有過年時來,所以我小時是不快樂的,媽媽逢年過節情緒就會上來,我很怕過年的,家裡氣氛肯定很緊,一定會吵架」。

當年小小的寇家瑞很懂事,知道體諒媽媽的難處,他經常讚美媽媽,給她信心,傾聽媽媽的心事,他說:「媽媽那種痛,一輩子都在,她有想過離開,作為孩子,知道那是一種宣洩,很開心她願意告訴我,她沒什麼朋友,畢竟家務事不要外揚。但回到我一個人時,是很難受的。」

而且寇家瑞直言那些事情讓自己的性格都變得壓抑。看來「一妻一妾」這件事並沒有外界傳言的那樣輕鬆,對家人的傷害真的不容小覷。

關於高群書的的實名罵戰,寇世勳後來出院也沒有回復,究竟有沒有三奶一事,未親眼所見也不宜過多評論。

總之,婚姻不易,且行且珍惜,外面的誘惑再多,也要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堅決不做讓家人心寒的事。

为美好而来,让生活呈现更多精彩!尚尚为你的成功助力。想了解更多,可以关注我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