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歲胡因夢近況曝光!幹練短髮神態自若,洗盡鉛華從演員蛻變心靈導師,曾與李敖婚後115天分手,竟因「女神便秘」,42歲生女生父至今成謎,網贊:一手爛牌打出精彩,活成人生贏家

 

@娛樂最前沿愛聊娛樂,愛八卦,我是小编佩珊,跟著尚姐走,快樂天天有!關注我,帶你每天吃瓜!

 

徐克曾經說,五十年才出一個林青霞。但是在林青霞風光正勁的時候,臺灣還有另一個絕色美人也令大眾難忘,那就是 胡因夢

李敖曾經說過:「如果有一個新女性,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優遊又優秀,又傷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一定不是別人,是胡因夢。」

1975年從瓊瑤劇《雲深不知處》走紅,絕色的五官,一顰一笑,顧盼生姿,加上清冷且帶點書卷氣的氣質,堪稱獨樹一幟。

但你要因此覺得她是個素雅沉靜的美人,那你就錯了。其實用「桀驁不馴」來形容胡因夢最為合適。

她出生於臺灣台中市,祖籍是滿洲貴族,本氏瓜爾佳。她的父親是前立法委員,母親是一個小有名氣的作家,不說大富大貴,但也是有身份的人。

父母的結合看起來郎才女貌堪稱天作之合,但隨著父親的事業不順,和諧的家庭生活截然而止。父母的矛盾爭吵日漸增多,最後量變化質變,達到無法修補的地步,最終離婚了。

而童年的不幸福在胡因夢的心裡種下了叛逆的種子,也對她的人生產生了巨大的影響。與母親相依為命的胡因夢從小到大讀的都是最好的學校,她成績優異,以高分考入輔仁大學,一入學便成為了最美的校花。

但叛逆如她,上大學了,不僅微整雙眼皮、穿超短裙、露背裝,腳踩恨天高,挽著外國男朋友的手。閒暇時她還背著吉他唱民謠,一個人騎車去看[色.情]電影,去看《文星》雜誌。

而《文星》是當時宣導自由思潮的雜誌,李敖就是這本雜誌上的知名作家,當時的她一定想象不到以後的自己會和這個喜歡的作家有那樣深的交集。

她大學時念的是德文系,念了兩年,結果死活念不進去,於是她決定退學。父母不依,但也沒法子。因為期末考試,胡因夢刻意交了白卷,瀟灑地離開了校園。

退學後,她去了紐約。雖然退學,她其實並沒有中斷學業,她選擇在新澤西薛頓賀爾大學攻讀大眾傳播系,還跑到紐約模特學校「體驗生活」,之後又搖身一變,變成了繪畫生。

1974年胡因夢留學歸來,毫無表演經驗卻擁有神秘氣質美的她直接被定為電影《雲深不知處》的女主角,而當時已經出演多部電影的林青霞只能做配角。

這部電影不僅讓胡因夢一炮而紅,也讓她和小一歲的林青霞也結為好友。

之後的胡因夢,在娛樂圈大放異彩,成為最炙手可熱的女星。

她辛苦賺來的錢,都要上交給母親,由母親存到銀行,當然她每月也會有兩萬塊零花。

胡因夢的母親是一個控制欲很強的女子,她喜歡包攬女兒的一切。而胡因夢經濟上沒有主權就算了,在平時購物上,還得征得母親同意。但異常節省的胡母在自己省錢的同時,也不讓胡因夢花錢。更要命的是,胡母還是一個非常情緒化的女人。

長時間的壓制,讓胡因夢再也忍不了,她無時無刻都想擺脫母親的控制好負面精神狀態的影響,而最好最快的辦法,便是結婚。

這時,才華橫溢的李敖出現了。在朋友的幫助下,26歲的胡因夢,與44歲的李敖走到了一起。

而他們兩個人的暗生情愫被現女友劉會雲知道後,遭到強烈反對。於是李敖把積攢的210萬台幣作為分手費和青春補償費給了劉會雲,兩人和平分手。

一開始,胡母對李敖很滿意,曾在媒體前,說能配得上李敖的,只有自己的女兒。可沒過多久,李敖竟要求胡母「如果你真愛你女兒,也該拿出210萬的‘相對基金’才是。」只聽過男方給女方彩禮,哪有反著來的,為此胡母覺得李敖是在騙她們母女錢,於是,她開始「棒打鴛鴦」勸說女兒離開李敖。

而遭到母親反對的胡因夢為了和李敖在一起,竟不惜深夜穿著睡衣離家出走至李敖家,與他舉行了簡單的婚禮儀式,對外宣佈兩人結婚了。

就這樣,兩個陷入熱戀中的男女,撞破了全部阻礙,勇敢地走到了一起。其實,兩人的結合源於衝動,胡因夢那時沖著對大師的崇拜,而李敖自然是難過美人關。

可惜,生活是柴米油鹽醬醋茶,而非早已被書寫好的童話。

胡因夢不顧父母阻攔,執意逃出家門,私自和李敖結婚不到一個星期,就遭遇了封殺,無法演戲,只能被迫當一名平庸又無趣的家庭主婦。

萬物相生相剋,李敖在臺灣沒人治得了他,連監獄也關不住他的狂傲。但在這個並非草包卻不能被馴服的美女面前,即使狂傲如李敖也感到了深深的挫敗感。

兩人不僅顏值相當,甚至連個性都相當,而三觀不同、生活習慣不同、對期待的夫妻關係不同等因為結婚太快還沒磨合好,故而一旦對立,勢必會水火不容。

果然,1980年夏天結婚,當年秋天兩人便簽了離婚協議。之後兩人因為種種又打了好幾年官司,才徹底成為陌生人。但誰知這3個月的短暫婚姻,換來李敖對胡因夢37年的詆毀。

事後胡因夢回憶,說自己愛上的其實是作品中的李敖,瀟灑桀驁。而實際上,胡因夢覺得李敖個性靦腆,生活方式更像一台精准的機器,在例行公事中規律地運作著,與胡因夢總是沒有共鳴。胡因夢在後來的自傳中說:「在我最不安、最不知何去何從時,李敖沒能成為我想象中的救贖者。」

相比起胡因夢的坦然,李敖的反應顯得很沒風度。他經常在公開場合調侃和抨擊胡因夢,說自己受不了一個美人在家中由於便秘而滿臉漲紅,後來李敖還特意把這件事寫在自己的書中,說美人便秘與常人無異。

這些話不僅讓胡因夢瞬間成為了全臺灣的笑話,還讓她遭受了極其慘痛的代價。人言可畏,她的如日中天的事業、她的生活、她的身體,都在這場短暫閃婚後受到了重創。

雖然胡因夢對此表示:「同一個屋簷下,既沒有偉人,也沒有美人。」但意識到自己不過是李敖的一個戰利品而非真心愛人之後,她也沒有善罷甘休。

不久後李敖被《文星》創始人蕭孟能告上法庭,對方指責他侵吞自己兩千萬財產,而胡因夢就是證人之一。這個案件讓李敖再次入獄,雖然只有六個月,卻讓李敖對胡因夢怨恨不已。

分手後,胡因夢繼續出演了幾部作品,也曾提名金馬獎最佳女配角,還獲得過亞太影展最受歡迎女演員。

但33歲時,胡因夢就選擇了退出娛樂圈,繼續到美國進修,投入到關於靈修和禪學的探索、翻譯與寫作中。同時自己也出版了不少個人作品。

因而,她成功由一位影星蛻變成了一個作家、翻譯家、心靈導師;她的人生因為選擇自我成長而更加飽滿與淡定,也開始明白生命的真正含義:不在外物,而在心靈。

也正因此,她主動卸下了自己「美女」的包袱,頭髮是自己剪的,用推子推,乾淨俐落。

她努力幫助有心理疾病的人,首度將克裡希那穆提的思想引介到臺灣,並發動萬人掃街,為保護森林出力,成功推動了臺灣的「地球日」活動。

不論從氣質還是文筆都柔和了許多,對於一切過往更多的是感恩與笑對。42歲時,胡因夢未婚生下女兒胡潔生,一直獨自撫養,拒絕再次走入婚姻。

離婚後很多年,李敖依然喜歡在自己的節目《李敖有話說》中,變著法的辱駡胡因夢,一罵就是70集。甚至在胡茵夢50歲生日時,李敖送去50朵玫瑰,並非和好,而是提醒她已經人老珠黃。

這位不斷拓展自我格局的奇女子,面對冤冤相報的李敖,對此如是回應說:「我其實沒有什麼值得他罵的,他可能有很深的恐懼在裡頭,我對他這種很深的恐懼只有憐憫在其中,覺得他這麼多年都沒有真正深層次面對自己的恐懼。」

過往的一切,她早已放下了,他卻還沒有放下。

王冕形容墨梅,曾經作詩「不要誇人好顏色,只留清氣滿乾坤」。放到人身上也是一樣。

其實,胡因夢的美不僅在於外表,更在於她的氣質,美得像歷經歲月浸透的油畫,素雅而又豔麗,又透著貴氣與清冷疏離。當然,要論世人對其最著迷的地方,當是她深藏骨子裡的灑脫, 也就是「真我」。

她最絕的不是身材,不是臉蛋,而是重新認識了「真我」:前半生叛逆,後半生求道。與知名作家李敖離婚後的30年裡,胡因夢帶著前夫給予的一身傷痕, 活出了最真實的自我。

她的「真我」是看淡後的自信、是認清後的坦然、是觸底反彈的勇氣和能力、是堅持自我、敢潮敢秀、時尚從不模仿拷貝的禦姐范;是歷經過繁華熱鬧,也走過欣喜和痛苦,終於懂得釋懷得與失的豁達與慈悲,通過她不斷地學習,自省,讓自己更快樂和平和。

因為未知,所以精彩。因為真我,所以動人。最後,祝大家都能保持真我,變得更美好。

 

娛樂吃瓜,我是妳最有利的利器!持續關註→@港娛最前沿讓妳身邊充滿大瓜,樂享不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