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第一美男」尊龍:無父無母無名無姓,身世淒慘卻渾身貴氣,晚年只有狗和樹相伴

 

@华夏娱乐专注分享港台明星趣闻,笑看人生百态,我是小编思思,关注我,让你掌握第一手娱乐资料。

 

言念君子,溫其如玉,一見尊龍誤終生。

劍眉清目,鼻挺如刻,白齒如皓,人中偏長有清凜氣,w形薄唇是禁欲系。

在西方骨相上,尊龍完美融合了東方皮相。在他的黃金期,邪魅時是性感尤物,沉靜時是謙謙君子。

正如國家博物館講解員河森堡形容的:「是一把鑲了鑽石的寶劍,和詩集一起被深藏在金絲楠木的書櫃裡」。

除了相貌,大家更看重的是他的才華,他身上還有無數數不清的頭銜。

他是唯一一個獲得兩次金球獎提名的華裔演員,而被稱為國際章的章子怡,也只提名了一次。

第一位登上奧斯卡頒獎台的華裔(和陳沖一起)。

第一位被美國《人物》雜誌評為」最美50人」的華裔男影星。

第一位勞力士華裔代言人,好萊塢Capri電影節終身成就獎……

還是林青霞和王祖賢的共同偶像。

他的名字早已成為傳奇。

然而更傳奇的卻是他一生悲慘的境遇。

一出生,尊龍就被丟棄。就像《海上鋼琴師》中的1900,父母是誰?家在哪裡?當初為何被遺棄?有著怎樣的血統?

這些,連他自己都無從知曉的謎面,成為永遠的生命底色。

小時候,他被一位來自上海的殘障女士領養。她並非出於悲憫之心,不過是為了獲得政府補助金。

養母對他很苛刻,打罵是家常便飯,更沒有新鮮熱乎的飯菜端到面前。寄人籬下,總是辛酸。生活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因為生存問題讓他來不及多想,養母已經幾次三番想把尊龍扔掉。

一次,養母狠心把尊龍丟到香港的一個巴士站,敏感的尊龍感覺到了自己的命運,他和養母靜靜對望了一眼。

養母最終還是心軟,鬼使神差地牽著尊龍回了家。

大概到了十歲,養母對她的女伴說,「他長得不難看。」於是尊龍被賣到了香港春秋劇社,拜京劇刀馬旦粉菊花為師,學習京劇、舞蹈和武術。

每天6點半起床,上廁所然後就是練習,活動區域被嚴格地限制,一次倒立就得堅持半小時,地板常常會被汗水打濕。

就這樣練到晚上十點,再去睡覺,除此之外沒有別的活動,沒有時間去讀書,娛樂或閒聊。

18歲,是他人生的轉捩點。

那年,有一個美國家庭資助他,讓他去美國,但是之後的人生都得靠他自己。

他去了,一個人。

到了美國,他給在自己的名字John後面加了一個long,因為他是中國人,龍代表中國,他很喜歡龍。

後來他又給自己起了一個中文名字,將John翻譯成了「尊」,自此尊龍這個名字才出現。

但是他只學過戲劇,其他一竅不通。為了讓自己能有一技之長,他深造戲劇,終於他如願了,考入了美國戲劇藝術學院洛杉磯分校。

或許很多人都想不到這有多難。

在那個種族歧視嚴重的時代,黃種人的地位甚至還不如黑人。而尊龍,一沒背景,二沒金錢,他能超過白人考入學校,誰也不知他付出了多少的努力。

為了支付高昂的學費,他一天當兩天用,去刷碗,賣水……從不嫌棄各種累活。

還好,他在藝術學院接觸到影視圈,在這裡他能跑跑龍套,演演小配角。這些都讓他更近一步走上藝人之路。

尊龍的選擇沒有錯。

從1976年,在電影《金剛:傳奇重生》中客串一個中國廚師,到1984年,在《冰人四萬年》演一個沒有對白的原始人,近10年的時間,他一直在跑龍套。

直到1985年,他等來了電影《龍年》。

這部電影,帶著白人導演的傲慢,也帶著那個年代,白人圈對於華人的偏見。

但尊龍在裡面飾演的華人黑幫老大,卻成了後來黑幫形象的經典。

他說:身為亞洲演員這應該是我的優勢而不是劣勢。我不想活在無知裡,活在動物的恐懼裡。我想活在實現價值的滿足感和足以慰藉他人的感悟能力裡。

憑藉這個角色,他成功的提名了當年金球獎最佳男配角,也被觀眾奉為:「最帥黑幫老大」。

在這之後,一部電影讓尊龍轟動了世界影壇,這部電影就是《末代皇帝》,這是第一部被允許進入紫禁城拍攝的西方電影。

他將溥儀的孤獨,演繹得入木三分。

也將一個末代皇帝的無助無力無望,演繹得悲涼入骨。

這部電影在第60屆奧斯卡金像獎中獲得了包括最佳影片獎在內的九個獎項,尊龍則憑藉該片入圍了第45屆美國電影電視金球獎最佳劇情電影男主角獎;

他是世界上第一個入圍奧斯卡獎項的華人,是當時世界上炙手可熱的國際巨星。

直到他遇到了《霸王別姬》。

程蝶衣從小被母親拋棄,送到劇團學習。在劇團挨打,受盡羞辱的一生和自己簡直一模一樣。

他在程蝶衣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為了能夠出演《霸王別姬》,他主動自降片酬,還果斷拒絕了一部法國電影,一個百老匯舞臺劇和一個廣告,損失千萬。

即便這樣,很多事情依舊不遂人意,最後程蝶衣的角色選擇了哥哥張國榮。

所以,這也成了尊龍心中的一個遺憾。

也許是為了彌補心中的遺憾,幾乎是同年,他便出演了另一部也和戲曲有關,同樣是兩個男人相愛的電影《胡蝶君》,在其中飾演絕世名伶宋麗玲。

但《胡蝶君》上映後,雖然好評如潮,卻遠不像《霸王別姬》一樣震撼世界。

在那裡,他展現神級演技,成了一個比女人更女人的人。

「我從來沒有把‘男人’‘女人’分開來看,在我看來他們總是非常平等的。而且我堅信這是人類的將來。」

這些話足以體現出、尊龍是一個十分具有真知灼見的人,他不僅見多識廣,而且他的包容心很強。

2007年,在客串出演了一些黑幫老大後,55歲的尊龍淡出了影壇,和他的狗一起隱居加拿大。

比起大起大落的職業生涯,尊龍的私生活低調到幾乎不為人知。

僅有的一段婚姻是與大學同學Nina Savino,分開後前妻從來沒說過他一句不好,甚至誇他尊重女性。

如今69歲的尊龍隱居溫哥華,依舊孑然一身。只有幾年前曾被人拍到過和他的狗在公園漫步。

他還領養了兩棵千年古樹,把它們當作祖父祖母。

「每次一見到他們,總會淚流滿面。」

那個傷她的養母,後來他回香港找到了她,心中還會有怨氣,可在看到她牙沒了,人老了,一切恩怨好像也釋然了,終為她養老送終。

他曾說過一段話:「我不太會做人,我沒有家,沒有父母,沒有名字,沒有童年,人和人之間的關係我不太懂,從小沒有人保護我,我只能自己保護自己,所以我就關閉了心門。「

「我就好像一片樹葉,落到河裡,任河水沖走,都不知道已逝。我這種人,在世界上消失,亦無人理。」

縱觀尊龍這大半生,他即是幸運的,也是不幸的。

他擁有榮華富貴,他頂著顛倒眾生的美貌,但卻沒有被命運和他人善待,他一直在渴望愛,但他終究沒有得到愛。

他似乎生來就與孤獨與寂靜同在,或許正是如此他才成為了敏感、博愛,令人可敬、可歎的藝術家。

 

爱谈八卦,思思带你娱乐吃瓜,想要关注更多娱乐资讯持續关注@华夏娱乐更多精彩内容等你来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