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自己手工製作一部恐怖片?大佬:有紙和筆就夠了

下面這只小兔子可愛麼?

長耳朵,大眼睛,再加上一對粉嫩的小jio,說起來還是有那麼一點萌的。

但你只需要拉動一下這張紙,畫風就會徹底崩塌:

可愛的小兔子會直接放屁把自己崩飛,同時還會露出「蜜汁」開心的表情...

這是什麼鬼?

有網友把這種玩法被稱為「paper pull out」,是一種可以讓畫風翻轉的繪畫與折紙方式。簡單理解就是一副畫有兩幅面孔,平時看著沒什麼,一拉伸就另外一個畫面:

事實上關於折紙,狂丸已經介紹過數位大佬。但其實有些驚豔的玩法並不需要驚人的折紙技巧,只需要足夠的想像力,一張紙只需要折疊兩次,也能玩出神奇效果。

而美國藝術家Ben Avlis算是這類藝術玩法的探索者之一,他非常善於利用畫面與折疊玩出有趣的表情轉換。

下面這只小老鼠看著同樣可愛:

但拉一下,不僅露出了獠牙,眼珠也爆了出來:

原本以為下面是一個小豆丁:

拉開才知道原來是一個猥瑣怪物:

知道吃豆人為什麼看到下面這個「萌物」就要一直逃跑麼?

因為追逐它的幽靈其實長得相當兇殘:

小黃人上一秒還在對你微笑:

下一秒笑臉都給你撕下來了:

不得不說,儘管點重口,但確實好玩。

同時Ben Avlis的作品取材范圍很廣,像是一些人物表情設計,下面這個不斷張嘴閉嘴的大叔給我感覺有點神似喪屍浩克:

眯眯眼的外星人其實眼睛很大,而且有四個:

蝙蝠俠和羅賓一秒換人設...這表情切換給我看樂了:

人體和大腦到底是什麼關係?Ben Avlis表示其實你的大腦在用鍵盤控制你:

人類噴子:3、2、1,我準備開噴了。

除了各種表情扭曲的人物,動物也是Ben Avlis作品中的常客,這原本是一隻安靜的普通雞:

變身後密集恐懼症患者想要罵人:

原本小清新的秀恩愛鏡頭:

轉瞬間魚設崩塌,兩條相親相愛的小魚合體變成了怪物:

抽煙的河豚見過嗎?肚子這麼鼓就是因為裡面全氣兒,一個嗝兒全打出來了:

很多日常用品也被Ben Avlis拿來惡搞,從咖啡杯中跳出的人頭:

披薩中暗藏人臉:

不過在他所有作品中,狂丸覺得最傳神的,是這個張著血盆大口的「週一」:

每個週一早晨醒來都是這種感覺,簡直不能更形象了。

當然,這種玩法並不是Ben Avlis的專利,加拿大藝術家Jf Lemay也很擅長用抽拉的方式製作折紙作品,但完全是另外一種風格,利用的恐怖元素也更多。

(下方重口預警)

與Ben Avlis「豎著一拉就改變表情」的玩法不同,Jf Lemay更強調表皮之下的另一幅面孔。像是普通人面皮之下有著怎樣的構造:

看似正常的心臟,卻包藏著毒蛇:

正常人的皮膚下,隱藏著怎樣的本體:

看似是人類,但其實是怪物,畫面有點像是《寄生獸》:

是蜘蛛俠,但其實也是蜘蛛...

同時Jf Lemay也很細節,看他的作品就像是在看動畫一樣。例如扯開老鼠的外皮,會有黏膠一樣的東西,加強撕裂感:

喪屍為了看的遠一點,扯出自己的眼球,而這里加了一根絲線,過程逼真,隔著螢幕都能感覺到痛:

畫面立體效果很強,有些作品甚至有點難以分清到底是折疊、掩蓋,還是一張紙被收納進紙殼:

此外還有一些其他風格的作品,下面這個堪稱「真·揠苗助長」,只要我的手臂夠長,我就能不斷長高:

也有一些其他精妙的設計,伸縮之間完成天使到魔女的轉變:

一台詭異的電視,你在掌控觀察電視內部長廊的角度,但同時電視中的人物是否也在透過螢幕看著你?

Jf Lemay的作品就像是一本毛骨悚然的立體書籍,播放著恐怖的小故事。這些作品讓人感覺害怕的同時,他驚豔的腦洞又在時刻引誘你,以至於沒法從這些創意上收回目光。

而在他的作品中,我最喜歡的還是異形系列:

(重口二次預警)

異形幼蟲寄生到人體後,人類通常只有死路一條,它們最終會從胸口破肉而出。所以,寄生後有辦法治療麼?

Jf Lemay用畫筆上演了一出緊急外科手術:

先來一刀劃開腹部,接著撕開表面的皮膚,漏出人體內部:

接著對著骨骼再來一刀,切開整個胸部:

盤踞在病人胸口的異形幼蟲已經找到了:

接著用鑷子將幼蟲取出,手術完成:

畫面設計可謂一環接一環,層次感甚至讓我想到了俄羅斯套娃...

看完大佬的作品,你或許已經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但說實話,其實這次你真的也能做到。

今天就到這裡了,狂丸也要去體驗一下這種折紙玩法。最後,祝大家都能拉出自己想要的畫面...


用戶評論